专家服务>鹰目案例 > 粉丝为庆祝吴世勋出道10周年在韩国首尔投放公交广告
粉丝为庆祝吴世勋出道10周年在韩国首尔投放公交广告

粉丝为庆祝吴世勋出道10周年在韩国首尔投放公交广告

北京全星时空科技有限京东卡就打开 杂类 北京市
韩国

与鹿晗同为EXO成员的吴世勋也在4月份过生日,粉丝们在韩国首尔投放了弘大7733路公交车身广告,为偶像做生日应援。

16   浏览 2016-05-23
设计创意

鹰目投放

  粉丝豪投广告应援明星,哪些人获取了“应援文化”暴利?

  十年前,在很多人眼中有一群“不可思议的疯子和神经病”在大街上为“超女”李宇春、周笔畅抢手机投票,在贴吧里彻夜灌水、刷榜;十年后,又有一批“疯狂的孩子”做灯牌、拉横幅、买广告位为偶像造势,集资为偶像赎身,送礼物为偶像以及偶像的工作人员。

  4月20日,鹿晗过26岁生日,北京的粉丝宝贝们投放了一个月的庆生公交车身广告,广州的粉丝宝贝们将高高耸立的广州塔作为表白的道具;4月23日,朴海镇在首尔举办出道十周年粉丝见面会,在上海、北京、台湾和香港的粉丝联名为朴海镇做了公交车祝贺应援广告;与鹿晗同为EXO成员的吴世勋也在4月份过生日,粉丝们在韩国首尔投放了弘大7733路公交车身广告,为偶像做生日应援。

粉丝为庆祝吴世勋出道10周年在韩国首尔投放公交广告

  粉丝为庆祝吴世勋出道10周年在韩国首尔投放公交广告

  “几年前,那群追星的未成年人粉丝父母看到‘某某粉丝又为谁谁谁做出惊人举动’的时候,都会说‘要是我的孩子,我就一巴掌扇死他。’如今不同了,经济条件尚可的父母对孩子追星大部分都是支持宽容的态度,粉丝给偶像有钱花了,也建立了他们的消费习惯。去年我们为TFboys的粉丝投放了户外广告,今年已经连续为鹿晗、朴海镇、吴世勋等三位明星的粉丝做户外广告应援了。”鹰目户外广告网市场营销中心总监说道。

粉丝应援既有个人也有集体的行为

  粉丝应援既有个人也有集体的行为

  有个人粉丝的消费行为

  媒体曾报道过一位吴世勋的合格粉丝小煜“为了更靠近偶像吴世勋(EXO组合成员)”选择了去韩国读高中,“虽然是为了追随偶像而去,家人也是很支持的。第一次跟机送EXO回国,还是妈妈同行的呢。”她说道。

  接机蹲酒店、跟机送偶像回国、看遍了EXO这一年在国内的所有演出、自己买了专业拍照设备、买了偶像所有的周边产品、跟票务京东卡就打开联手倒卖给粉丝门票、跟黄牛周旋(当然也受骗过)到为了偶像出国念书……可以说,小煜是当下国内应援明星粉丝的一个典型写照。

  也有集体狂欢的消费体验

  相对小煜这种经济条件宽裕的散粉(没有参与群体或社团的粉丝),有团体归属的粉丝们通过集资众筹等方式,令粉丝应援超越个人消费界限,变得规模化、专业化,规范且高级。

  在鹿晗个人演唱会现场,粉丝送了他一项“现场1731人共同戴鹿角(官方认证应援物)”的吉尼斯世界纪录。上个月在BigBang的演唱会现场,手举150元一支的正版皇冠灯(官方应援物)的“忠实粉”与头戴便宜的山寨皇冠发箍的“伪粉丝”,展开了一场激烈骂战。

2015年王源生日粉丝们的应援行动

  2015年王源生日粉丝们的应援行动

  另外,食物应援(探班时为偶像以及工作人员送吃的)、礼物应援(偶像宣传期或特殊节日准备各种礼物)也是常见的线下应援方式。

  去年,TFboys成员之一的王源过15岁生日时,粉丝协会“王源骑士站”列了四五十个应援项目:包括20多块LED广告牌--其中包括位于重庆的亚洲第一大LED,高125米(据传价格是5分钟3万元),王源的粉丝包了3天;纽约时代广场的LED广告位;重庆机场的登机牌也被印上了王源的照片;在重庆电视台一档高收视访谈节目中投放15秒的广告,在王源生日那一周每天滚动播放。

  五类人“粉丝应援”中获暴利

  站子,有些站子很会赚钱。所谓站子就是那些专注于各类应援活动的粉丝团体,它们并非官方后援会那样的庞大组织,通常只由三五个人组成,但前线(但凡偶像出现的地方)、美工、宣传等工种齐全。吴世勋的合格粉丝小煜在报道中指出:“因为EXO很少出版官方PB(PhotoBook写真图册),国内的一些站子就会自行印刷,然后以高价卖给其他粉丝。”

  相机租赁行业也从“粉丝应援”中分得了一杯羹。由于粉丝对前线的照片有需求且需要高品质的照片,而大多数粉丝又不会购买动则几万元而且平时用不上的专业摄影器材,所以相机租赁行业也就从中获利了。

  具有一定美术功底的粉丝赚大了。这些粉丝以学美术的偏多,通常以明星的卡通形象为基础制作玩偶、手机壳等周边产品,这群人靠这个赚了很多钱。比如,一位鹿晗的粉丝因画鹿晗的卡通形象走红,而后在其网店以单价80-100元售卖“牙牙鹿”品牌玩偶。

  黄牛从铁粉们手中赚“几乎没有成本”的钱。曾有媒体报道一位深圳黄牛,他说:“在他们眼里,有明星合影需求的粉丝是目前最大的生意。有的粉丝不惜重金求和偶像合影,而且有价有市,比如TFBOYS合影最高可达2万一次。”因粉丝有这些需求,黄牛会变身媒体行业的假记者、主办方的假工作人员、假保安等各路人马,来赚这笔“几乎没有成本”的钱。

  专业应援京东卡就打开从策划的“应援活动”中捞到油水。有一些专门从事帮助粉丝组织应援的京东卡就打开正慢慢出现在人们视野。深圳一家叫"魔饭生"的京东卡就打开牵头做粉丝在广东的公益项目,专业应援京东卡就打开肯定会在这些活动中捞油水。

  社会环境和世俗眼光的改变,让应援文化慢慢变成了像眼下正火热的网红现象一样,由这个庞大群体支撑的庞大消费背后,一个经济利益链条也在逐渐成形。当然"有供需关系就有买卖产生,当中也有不怀好意的钻空子的人,但这不就跟其他任何商业相关的行业一样嘛。"业内人士指出。(文/张文文)